你的位置: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›极品大官人
极品大官人 连载中

极品大官人

来源:小说云 作者:未知 分类:武侠修真

标签: 大郎 武侠修真 潘金莲

展开

《极品大官人》章节试读:

第7章 贼人闯入,夜授行乐之术


“干娘快说说。”

西门庆迫不及待的说道。

王婆看他这架势,已经明白了,“此女名叫潘金莲,原是清河县张大户家的丫鬟。”

“张大户和他儿子同时看上了她,可偏偏被张大户的夫人知道了,一怒之下这才许给了武大郎。”

西门庆越听越兴奋,“干娘,这门亲事能说成吗?”

王婆笑眯眯的给他添了茶,却不说话。

西门庆哪能不明白王婆这是何意,又掏出一锭银子,“干娘,这件事要成了,另有十锭。”

王婆大大方方将银子揣入怀中,道:“大官人莫要心急。”

“今日天色已晚,待等明日老身将她叫来,到时候全凭大官人的手段⋯⋯”

此时已时至戌时,武值才慢悠悠从床上爬起来。

潘金莲缩在被窝里,满脸绯红,温声细语道:“大郎,你还要起来作甚?”

“我还有事要做,娘子你且歇着,等子时为夫再教你几招行乐之术。”

武值嘿嘿一笑,在潘金莲屁股上重重拍了一巴掌,掀起阵阵波涛,惹得她娇哼连连。

从床上下来,武值闭上眼,兀自开始按照御帝龙阳功中的心法呼吸吐纳。

昨日戌时修炼了一次,子时破开童关后,他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,而且浑身骨头**,早上就发现袖子裤腿都短了一截。

因此,他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潘金莲趴在床上,一双杏眼眨巴着,看着席地盘坐宛若老僧入定一样的武值,眼眸中秋波涟漪,很快就沉沉睡去了。

戌时三刻,吐纳了足足三刻钟的武值突然睁开眼!

吧嗒!

武值耳朵动了动,脸色渐渐沉了下来。

如今他的耳力已经非同常人,清晰的听到院子里竟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。

窗外夜色深沉,伸手不见五指。

武值站起身来就要下楼查看,可他的动静惊动了床上的潘金莲。

“大郎?是你吗?”

忽然武值全身骨节一阵噼啪爆响,他的身材又拔高了几分,已有六尺!

她惊骇的看着忽然长高的武值,一时间愣住了。

“娘子,家里好像进贼了,你在床上等着为夫,为夫去去就来。”

武值说罢就下了楼,也不理会惊骇的潘金莲。

他的动作很轻,几乎微不可闻,就死死地盯着刚才传来脚步声的方向。

突然,一道黑影窜出!

“蟊贼,好大的胆子!”

武值爆喝,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瞬间抓住对方的衣领和胳膊,一个过肩摔就将黑影摔倒在地。

随后,他点燃油灯。

昏暗的灯光下,他看清黑影竟是一个浓眉窄目,留着两撇八字胡的家伙。

武值喝道:“你姓甚名谁,胆敢到我家里偷东西?”

此人被武值抓住,心中十分诧异,“回好汉,小人叫时迁。”

时迁?!

武值心中一震,他没想到抓贼抓到了水浒传中大名鼎鼎的鼓上蚤时迁身上。

这时迁轻功了得,能飞檐走壁,是梁山一百零八好汉中排名第一百零七位的地贼星,后来在梁山上当上了走报机密步军的头领。

最重要的是,时迁在东京偷了雁翎金圈甲!

武值暗暗思忖一番,松开他的衣领,道:“你偷东西也应该找大户人家,为何偷到我家?”

时迁缩了缩脖子,难为情的说道:“回好汉,小的一路奔波,身上没有银两,路过你家时闻见羊肉香,所以⋯⋯”

武值心里直犯嘀咕,当贼当到这份上,也够丢人的。

随即他想起,在水浒中,时迁就是因为在祝家庄偷鸡才被抓住后,马上释然了。

“罢了,我念你有几分本事,即便落魄至此,也未行歹事,想必也是忠义之人,就不与你计较了。”

武值说罢,将几两碎银丢给他,“这些银钱你且拿去,今夜找个客栈住下。”

时迁刚才被武值摔的七荤八素,知道他身手不凡,以为不会轻易饶过自己。

可他没想到武值不仅没将他扭送报官,还慷慨解囊。

他又惊又喜,噗通一下直接跪在武值面前:“谢好汉饶小人一次,好汉大恩大德,小人铭记在心。”

武值将他扶起来,“你若以后不想挨饿受冻,明日晌午再来找我,我带你做赚钱的买卖。”

“好汉贵姓?”

“武值,他们都叫我大郎。”

将时迁打发走,刚好子时,武值辄转身上了楼。

“娘子,为夫现在叫你几招行乐之术。”

武值嘿嘿笑着就扑上了床。

“大郎,不要⋯⋯”

潘金莲扭着白皙的水蛇腰,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。

武值深谙一个道理,那就是有了第一次之后,女人就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,要不停探索,不停耕耘才行。

“嘿嘿,娘子,女人说不要,那就是要!”

他一把扯开潘金莲的衣裳,惹得她娇吟连连。

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,潘金莲就是开了的花。

“娘子,腰往下沉一沉,这招叫相公推车!”

“啪!啪啪!”

武值重重两巴掌下去,那白里透粉的肌肤上顿时出现两个鲜红的巴掌印。

“大⋯⋯大郎,疼⋯⋯”

潘金莲早已上气不接下气,只能发出一声声哀吟。

清晨,武值早早醒来。

一夜奋斗,潘金莲累的精疲力竭,到此时还在沉睡。

武值看着她睡梦中粉面含春,贝齿轻咬性感的红唇,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从楼上下来,他就开始置办今日要卖的香河肉饼。

前天的二十张肉饼,只是他的预热,真正的好戏还在接下来的几天。

他从采买原料,到做好八十张肉饼,足足花了一个多时辰。

等他完工,都已经晌午了。

中途,潘金莲醒来要帮他干活,结果被他给赶回楼上睡美容觉去了。

“大⋯⋯大哥在家吗?”

正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道声音。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时迁。

武值将肉饼切成六角,对他招了招手:“进来吧,尝尝我这香河肉饼。”

时迁点头哈腰,赶紧接过肉饼,顿时香气扑鼻,让他瞬间精神了不少,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。

“大哥比小人长几岁,小人就厚着脸皮斗胆叫大哥了。”

时迁对武值不敢有丝毫怠慢,就连称呼都十分恭敬。

他知道武值身手不凡,明明轻松就能把自己收拾了,但武值不仅没计较,反而仗义疏财,又替自己谋划营生。

这份恩情,在他眼里重若泰山!

武值微微一笑,点点头。

他看中的不是别人对自己的称呼,而是收拢人心。

显然,这时迁对他已经是心悦诚服了。